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骎辰居

掬水月于手,弄花香满身

 
 
 

日志

 
 

“聊”文学之草根随想  

2009-09-13 21:18:54|  分类: 天行健/百家争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我常在前任语文老师家里做客,其实我们早已以朋友相称,因为彼此都比较喜爱文学,所以暑期闲暇便凑在一起“聊”文学,但因为大家都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也就只可以就书谈个人感受,其中不乏存在思想的局限性,可是,同样也不乏有一些新的见解与观点。
   
    记得第一天我们聊的很宽泛,没有什么系统联系存在,完全是天马行空般无所不聊。应该说是无所不谈,无所不说,从先秦文学到当代文学,从诗词歌赋到戏剧散文小说等等,当然第一天的聊天内容也就奠定了我们之后交流的方向与主题。

    第一天聊天中,记忆最为深刻的是谈到了宗教这一敏感话题。主要是就道家学说演变展开的。因为对于庄子的情有独钟,于是我便说的多一点。由于是说演变,我便把我的观点罗列了一下。其实从演变的角度来说,道家学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以老庄为代表的“天人学说”阶段;二是以抱朴子为代表的“鬼神学说”阶段,应该说这一阶段的影响最为深刻。当然,这也是比较宽泛的分类,未从细节着手,因为庄子学说虽是在老子学说的基础上进行演变发展的,可是应该说这种发展是独出旗帜的,但又有区别于抱朴子的“背道而驰”。老庄学说还是切实的贴近于自然与人性生命体之间的联系与超越,应该还是肯定“无神论”的,可是抱朴子就递升为“采药炼丹,飞升羽化”的新型理念,显然他承认了“有神”的存在。不过又说回来,我个人的见解是,我的这种划分还是有所忽视的,那就是“魏晋玄学”这一块,,可是大体的趋势和思想理念还是可以明确的。

    但是我认为的重点不在于划分,而是质疑这种演变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发生了退化呢,还是进步呢?我试图从老师那里找到答案,而老师就给了我简单的几个字:归结于事物的多面性!

    这一回答却又把我迷糊住了,“多面性”这个词太广义了。其实我原先的想法是从老师那里得到“退化”这一回答,可恰恰这一“中庸式”的解答让我进入了思考。

    首先我不得不承认,作为我来说:其一没有资格去否认或是批判这一演变的趋势。既然它能以这种形式存在,必然有它的社会响应与驻足发展的基础。其二既然它能够发展至今,我们也必须肯定它的价值,至于这一种学说上的演变(更恰当的应该说是分歧)应该是这一学说发展过程中的必然趋势,如果没有新的内容来充实这一学说,那么这种学说的必然后果就是面临消亡,就如先秦的百家争鸣,为何留存下来的就只有那几家学说至今为我们所用或是研究呢?其三我们对于这一种学说演变的合理质疑还是应该的,因为对于这种学说的研究过程中的否认或是承认也好比这一学说的演变,同样存在着变数,或许适量的否认也是一种推动。但是这种推动不是为了否认而否认的。

    在思考之余,让我也不禁想起了巴金研究,不过我想,在这里我还是只能以“聊”——这一种形式来阐释我对于巴金研究的想法,因为或许以我的现状还没有那种能力来论述巴金文学以及巴金精神,但是我还是希望能作为一个草根的形象谈谈我对于巴金这一个文学大家的认识与见解,以及对于巴金研究的一些建议与个人看法。

   说到这里,首先感谢版主梦之仪的赠书以及对于我写作的鼓励。

   在读罢周立民老师的华语长篇评传《五四之子的世纪之旅——巴金评传》很为之震撼,首先震撼一种写作的勇气,其次便是实实在在的语言文字,文中可见周老师不是为了一味的歌功颂德或是一味的给巴金套上钦慕光圈而写这部评论的。就像先生开篇《小引》中所说的:“在众多的巴金评论中是否有必要在多出这样一本呢?”这么一问也就奠定了这一本评传的实质。从某一个侧面来说,先生是在还原一个真实的巴金,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种真实来自与什么呢?在我看来这里面有很多成分:一颗虔诚的心,实实在在的调查研究,真真切切的感悟……

     在跟我老师学写论文的时候,无意中老师说了一个奇怪的词——“炒冷饭”。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现在好多论文趋向于一种:理论上说理论,前人的观点上进行填鸭式补充说明,或是索性就“照抄照转照搬”,也就是所谓的“天下文章一大抄”,东拼西凑也就成了文章,所以也导致几个现象,一、文章越来越“深”,这个“深”可真是深不可测啊!二、大同小异,有时甚至大同无异,一模“两”样,因为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却是两个不同的署名。我们往往看到的只有千篇一律,千变万化可谓是少之又少。三、歌功颂德,不切实际,导致文章泛泛而谈,缺少技术性,只管用好的言辞进行堆砌。四、不注重文本。听我老师说现在许多老师写论文不是先去看文本,而是先去找先前他人写此类文章的资料,看个大致情况,便洋洋洒洒开始不切实际的借鉴吹嘘……

    所以我觉得对于巴金研究,我们每一个在动笔写评论的时候,思量一下周立民老师自问的那句话用来警醒自己“是否有写这些文字的必要?”如果还是为了某种利益或是名誉进行一味的“炒冷饭”,那么这不叫研究,这种做法的意义或许只是让自己熟练一下文字排队。它的意义是不明确甚至无关紧要的!

    第八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主题是“巴金与当代”,而今第九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主题确立为“巴金与五四新文学传统”,可见巴金研讨的主题越来越细。可是面对这种细化的主题,又应当如何把研究做细呢?当然每一位学者专家都一定深思着这个问题。有时候我也曾思考另外一个问题:虽然巴金整整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风云动荡,近70年的创作生涯以至于著作等身,但是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对于巴金的研究会产生枯竭状态呢?可是,反过来想了一下,“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巴金研究的源头是什么?“真”、“良心”、“爱”……这些主题原本就是永恒的话题,那么对于巴金的研究理应是一个可以永恒的研究,可是这些字眼自身也在演变,那么对于巴金研究我们又应该如何随着这些主题自身的演变而产生出新的研究成果来呢?如何保持这些主题的青春活力呢?如何在民众的心迹留下共鸣呢?这是难题,但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

    研究的过程不乏会出现意见的分歧,当然在之前我也提过我的看法,正确合适的分歧是一种研究推动。所谓“一万个读者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巴金文学研究的看法背后,不能够避免有不协调的声音。这些声音之所以不协调,主要出自于他们言语不随大众性,其中当然也包括狂傲的批判性,但是我想巴金研究持续性应该也离不开这种声音,问题是如何来采纳或是吸取这些意见,转变为巴金文学研究另一个资源,我想这样也有利于研究层面上的相辅相成。毕竟没有哪一个人可以做到十全十美,“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何况巴金自己也曾进行自我反思,自我忏悔,所以对于研究者来说,如果要完整的展现一个有血有肉的巴金在世人面前,那么合理的批判或是建议还是应该吸取的。“讲真话”,何谓之“真”,其实这个字是很抽象的,但是我想从某些反面的形象来进行侧面阐释,那么,这样对于世人来世应该更能够接受和理解。

    对于巴金精神的传承我们常常寄以“薪火相传”这一愿望。可是我们往往能够阐述这种精神的概念,可是不能够落实或是真正理解这种“薪火”的意义,从巴金自己对于“火要空心,人要忠心”这一精神的赤诚实践,到陈思和教授提倡的“阅读是对巴金的最好纪念”,其实都在说明一点:实践传承。“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如果只是空喊口号,不能够付诸实践,那么“巴金精神”始终不能够渗透进入人心,那么始终就不能够真正意义的展现出或者是还原出一个真实的巴金!所以巴金研究中应该也不能忽视对于巴金精神的实践,我们应该尽力把这种精神融入社会,从书本进入民众思想!

   巴金的逝世属于一个时代的结束,巴金的生活经历展现了一个时代的背影,他是切合于那一个时代的,所以我们对于那一个时代的理解似乎也是至关重要。我们不能够割断历史,相反,我们必须把巴金放置于那一个时代背景下加以审视,从巴金的身上找出那一个时代的缩影。所以说第九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主题确立为“巴金与五四新文学传统”应该是比较合理的,应该说对于巴金难得研究思路越来越趋向于现实意义,研究的主题越来越趋向于巴金与那一个时代生活的联系。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时代的变化,文学发展的演绎,也可以探索出“巴金式”文学的异样性,鲜明性,时代性。当然我想,这种趋向于现实应该不是离开文本,而是更为真实的真切的探索文本。

   最后衷心祝愿第九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圆满成功,巴金研究研究越来越细化与深化,巴金精神得到实质性落实与传承!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