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骎辰居

掬水月于手,弄花香满身

 
 
 

日志

 
 

邂逅巴金(2)  

2008-08-28 22:33:28|  分类: 天行健/巴金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学者,无需用最精辟的语言阐述历史性、文化性、学术性……的论断观点;我不是历史研究人员,无需原模原样的复制历史事实,把它黏贴到特定的程序中进行复活;我不是封建礼教下孕育的宦官谗仕,无需为着鸡毛蒜皮的小事去歌功颂德、奉承迎合,从而赢得哗众取宠的“艺术”效果。

我只是一个读者——亿万巴金文学热爱者中的一个。对于一个读者来说,他有自己的立场,自己的感悟,自己的认知,自己的评定,或许这一切也只能算是一家之言,但这样就够了。人云亦云只是一种不负责的、无主见的,对于一个作家作品的亵渎,更谈不上是什么心得。当然,我所指的“人云亦云”不包括思想的共识,一种以事实为依据的共识!

对于巴金先生的了解,我只能算是略知一二。对于其作品,拜读过《憩园》、《寒夜》,选读过《随想录》的部分章节。读罢,留下的一种最淡的感觉叫做朴素,印存的一种最深的情愫叫做感动!

先说说朴素。见过几次巴金老人的手稿复印件,说实在的,巴老的字写得不怎么样,说句大不敬的话,若强要把它作为艺术欣赏的话,相信这不大可能。而这看似“不堪入目”的字,却又字字清晰,横是横,竖是竖,与他的写作风格到有着惊人的相似。文字语言很实在,朴素,几乎与所谓的花俏沾不上边。可这种朴实,素淡的文字又并非是白开水,淡而无味。细细读来,其实朴素的背后,却又是特别的张扬,特别的激昂。比如《随想录—序言—没有神》中的一段话:我明明记得我曾经由人变兽,有人告诉我这不过是十年一梦。还会再做梦吗?为什么不会呢?我的心还在发痛,它还在出血。但是我不要再做梦了。我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人,也下定决心不再变为兽,无论谁拿着鞭子在我背上鞭打,我也不再进入梦乡。当然我也不再相信梦话!没有神,也就没有兽。大家都是人。

语言表述一开始很平静,淡淡的展开,慢慢的,情感越来越激动。在十年浩劫的噩梦中初醒的一刻,自己也爆发了,清醒了,觉悟了,不再选择一味的任人束缚与箝制,坚决开始反抗。强忍着心灵创伤的隐痛,在虚蹈与失真的境地中,挽回属于自己的良心。他毅然决然的否定一切:否定神的虚伪,否定兽的懦弱,否定刀俎鱼肉,任人宰割的生活,否定连自己都要批判“巴金”,把“巴金”砸烂的日子,否定心灵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寻找自己,寻找被掠夺的信仰,寻找宣告“噩梦”终结的宣判,寻找真实的理想的光芒!因为在他的意识中:他是一个人。大家都是人。人与兽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是否观念,有属于自己的人权自由。所以他选择了坦然,选择了真实的表达出自己真情的流露,选择用说真话的形式来宣泄自己内心的独白!

巴金先生还说过这么一句话:“说真话不应当是艰难的事情,我所谓真话不是指真理,也不是指正确的话,自己想什么就讲什么;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说——这就是说真话,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意见讲出来让大家了解你。倘使意见相同,那就在一起作进一步的研究;倘使意见不同,就进行认真讨论,探求一个是非。”看完这一句话,总体感觉,很直白,运用与人交流的口吻,自然朴素。

突然,我又想起了《随想录》中的另一句话:我不需要悼词,我都不愿意听别人对着我的骨灰盒讲好话。很震撼的一句话,以至于让我不再敬畏巴金;不再把巴金视作是一个不可攀越的高山;不再一味盲目的推崇他!只是绝得他是一个老人,一个很普通很平凡的老人,一个亲切和蔼,可以与他做一番促膝长谈的老人。他在我的心中变得透明,没有任何的“防护罩”把他包裹,因为他是真实的,说话前,不需要任何修饰定语的,怀揣着一颗赤裸裸的良心的作家。他最大的人格魅力也莫过于他对人的那份真诚;处事的那份执著;说话的那份油然而生!

其实巴金文学给予我的更多是一份感动,是一份无言语表达的感觉!从第一次读《憩园》,读到“给人间添一点温暖,揩干每一只流泪的眼睛,让每个人欢笑”时的第一次心灵的悸动,到《寒夜》中汪文宣在抗战胜利中死去,似乎真的是有欲语凝噎的感觉……

在《随想录—病中集—愿化泥土》一文中,一句:“我惟一的心愿是:化做泥土,留在人们温暖的脚印里。”如果说,这也是感动的话,那么这种感动的成分太多了,是温暖,是奉献,是大爱无疆……

不禁又联想起龚自珍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么一句诗来。似乎作家与诗人有着惊人的默契,异语同功,意境上竟如出一辙。就龚自珍的这句诗而言,营造出的是一种让人神伤的意境。可是它不完全是一种悲叹,一种感怀。因为零落成泥碾作尘,不失香如故。感伤中更是一种豁达,一种包容,一种胸襟的开阔,更显落红乐观积极一面。巴老道出的是一种自身价值的趋向,同样,似乎又可以视为是生命内在的秉承与信仰。流露出的是一种无怨无悔的寄托。或许,就向他所说的:“我做了我可以做的事。我做了我应当做的事。”

巴金呐喊的很辛苦,“五卷书上每篇每页满是血迹,但更多的却是十年创伤的脓血。”而对于他的解读也将会向他期待的那样“不用我担心,我没有做好的事情,别的人会出来完成。解剖自己,我挖得不深,会有人走到我的前头,不怕痛,狠狠地挖出自己的心。”

《最后的话》中:对他们(读者),我只想说:“我永远忘不了你们。”我想这每一个字都是一滴泪,都是一滴血,都是一阵微颤,都是一股暖流,都是一份酸痛……在《随想录—真话集—我和读者》中写道:“一方面我没有忘记我欠了读者一笔永远还不清的债,另一方面我脑子里一直保留着这样一个自己的形象:一个多病的老人移动艰难的脚步走向遗忘。让读者忘记我,这是我的心愿。但是我永远忘不了读者。”或许读者能够忘记巴金的模样,但一定忘不了巴金留下的那份真情,因为这份感觉溶入了血液,化开的是那永不退色的记忆;或许读者能够忘记巴金的模样,但历史不会抹去巴金的足迹,他来过,而且很精彩的走过,即使尘沙可以覆盖住足印,可是盖不住他脚下满路的芬芳、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